武汉一烧烤店推出烤鳄鱼日进账万元 一天能卖3到5条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5-05 17:38   2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武汉一烧烤店推出烤鳄鱼日进账万元 一天能卖3到5条

  据武晚传媒·武汉晚报12月23日报道,最近,沌口一家以售卖烤全羊为主打菜品的烧烤店,推出了烤鳄鱼菜,吸引了众多吃货前去尝鲜。有市民拨打武汉晚报新闻热线反映此事,他们问:餐馆售卖鳄鱼、市民们吃鳄鱼违法吗?

  市民程先生介绍,这家烧烤店位于沌口朱山湖大道与枫树一交汇处。上个月去这家店消费的市民发现,该店服务员在向顾客们大力推荐新开发的烤鳄鱼菜。服务员称,用来做菜的鳄鱼很新鲜,都是现宰现杀的。在该店吃过烤鳄鱼的吃货们则说,鳄鱼肉肉质紧实,味道与鸡肉、牛蛙肉相似,“就是有点小贵”。

  该店店长肖女士接受武汉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她们店拥有售卖鳄鱼菜的资质,有专业的供应商给她们店提供活鳄鱼。市民要吃到鳄鱼菜,需提前一天预订。顾客到店后,可以自己选择用哪条活鳄鱼做菜。

  她们店目前开发的鳄鱼菜品有烤鳄鱼、红烧鳄鱼、炖鳄鱼等几种。她们店的鳄鱼菜很受欢迎。每条鳄鱼毛重16到20斤,每条售价为2800元。从上月19日至今,她们店每天能卖出3到5条鳄鱼做的菜,日进账万元以上。

  有市民问武汉晚报记者:“鳄鱼是珍稀野生动物,它长得那么丑且那么,它的肉能吃吗?吃它犯法吗?”

  对此,武汉林业科技推广站副、动物专家杜有顺先生说,东南亚国家如泰国等地的人,很早以前就将鳄鱼当作美食。在我国,人工养殖的鳄鱼,如湾鳄、暹罗鳄、尼罗鳄,是可以食用的,不过也仅限于这三种。但经营单位需提供《国家重点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以证明其来源的性。

  据《湖北日报》12月9日报道,随着大活水平提高,山珍野味、裘皮制品有了需求。然而,它们可不能随意猎取,尤其是那些属于国家或省级重点的野生动物。如果有人,猎杀受的野生动物,不仅会受到,而且必须接受法律制裁。

  面对客观存在的消费需求,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业应运而生。该产业自诞生以来,就被形容为“戴着跳舞”--既要符合国家法律法规,又得尊重社会公序良俗。从业者拼的是勇气,更是智慧。

  据省林业厅统计,目前我省从事野生动物驯养繁殖的企业以及个人达500家,种类涉及60多个,年产值3亿元。近日,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走访调查,记录他们的果敢和智慧,倾听他们的和。

  12年前放弃公务员的大好前途,躲进深山里养娃娃鱼;6年前将靠娃娃鱼起家的千万资产,转而投向林麝驯养,48岁的房县汉子许士刚在亲友眼里,是一个异想天开的“怪人”。正是这个倔强又低调的“怪人”,成立房县月亮湾野生动物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在该县野人谷镇木瓜村月亮湾建起全国最大的林麝养殖基地,林麝存栏量近500头,预计2019年纯收入可达500万元至1000万元。

  林麝,国家濒危、珍贵一级动物。雄麝所产的麝香被称为“软黄金”,具有通诸窍、开、通肌骨的功效,既是一味名贵的中药材,也是一种昂贵的香料。当地人对林麝其实并不陌生。月亮湾风景秀丽、四面环山、林间泉水四季奔流不息,自古是林麝繁衍的天然场所。近年来,随着野生林麝资源的减少,人工养殖林麝开始兴起。然而,目前,国内人工养殖的林麝还不到2万头,所产麝香只占药材市场总量的10%,90%全靠从俄罗斯等国进口,国内林麝人工养殖的市场空间巨大。

  2011年,已靠养娃娃鱼赚得第一桶金的许士刚敏锐地嗅到其中商机。当年,他的娃娃鱼养殖场年产鱼苗达5万尾,纯收近3000万元,但他却下定决心准备将重心转移到林麝身上。问起原因,许士刚坦言,“从2010年开始,房县娃娃鱼养殖户猛增到两万余户。再好的东西一旦多了,未必是好事。我们这里的自然地理条件适合养林麝,麝香在市场上又如此抢手,应该搏一搏。”

  他给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算了一笔账,麝香现在的市价是每克500元左右,而且十分紧俏。成年雄麝一般每年可产麝香20克左右,一年产的麝香收入就可达1万余元;而成年雌麝每年可繁殖1头至3头幼麝,每头幼麝养到8个月时在市场就可卖1.5万元,收入十分可观

  不同于许士刚的深思熟虑,46岁的王文教养殖蓝孔雀之初,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没想到这一玩,还玩上了瘾。2013年,王文教彻底放弃在广州经营多年的包装材料生意,带着1000多万元资金,回到老家通山县大乡犀港村,办起蓝孔雀养殖场。他给养殖场取名为“雀寨”。

  在我国,孔雀主要有两种:蓝孔雀和绿孔雀。绿孔雀是国家一级动物,只做观赏,不允许人工饲养。目前国内允许饲养的孔雀为蓝孔雀,人工养殖的蓝孔雀可供食用,观赏,还可制作工艺品或标本。

  别看雀寨里,如今一只只仔雀乖巧温顺,可王文教最初试养的20只孔雀,下了100多个蛋,仅孵出9只仔雀,还都有残疾,没几天全部死亡。为掌握孔雀孵化技术,他四处求教孔雀养殖的专家,多次到山东、浙江等地考察,甚至想到找正在趴窝的母鸡代替孵化孔雀蛋。“母鸡孵小鸡一般20天,孔雀蛋孵化一般30天。要让老母鸡孵化孔雀蛋,太难为它了。我们就先用孵化机对孔雀蛋进行加温,到了15天以后再拿给母鸡抱窝。”回忆当时,王文教一脸苦笑。

  经过多番试验,王文教终于掌握机器孵化孔雀蛋的技术要点。当年4月,100多只仔雀被成功孵化。可也没多久,他又有了新的烦恼--仔雀在一起爱打架。不到半年的时间,有两成仔雀因打斗被啄死。王文教学习一些养鸡户,给仔雀戴上了小眼镜--一种可佩戴在孔雀头部,遮挡其眼部正常平视光线的特殊材料。仔雀戴上眼镜后,看不见前方,只能看两旁,打斗自然减少。

  2014年,雀寨粗具规模,孔雀存栏量达600多只。规模上去了,防疫又成了大问题。他发现当地山中随处可见的鱼腥草、艾叶是孔雀防疫的良药,大大降低了防疫成本。王文教介绍,一只孔雀养一年出栏,饲料120元,人工管理费100元,算上孵化、防疫和死亡率,平均每只成本不到400元,卖到广东、浙江,一只800元,利润在400元左右。

  2016年,一位广东的经销商与王文教签订了万余只商品孔雀订单。有技术、有销,他立刻想到成立合作社,带领老乡们一起干。当年,雀寨发布“孔雀寄养托管”计划,招募农户加入。按照计划,饲料、技术和防疫由合作社负责,农户只需提供场地并按要求喂养。待孔雀长成后,合作社按每只100元的托管饲养费,从农户手中收回。

  至今,通过这一托管饲养模式,王文教已成功吸收4000余农户参与蓝孔雀养殖。2017年,合作社共繁育仔雀5万余只,帮助农户增收入500万元。

  懂技术、有市场,生产出来的商品自然不愁销,但要赢取更大利润空间,依然不够。

  2007年,已在海南积累丰富养殖经验的华,回到湖北,继续开拓自己的事业。当年7月,华注册成立孝感顺利特种养殖有限公司,经过5期建设,公司现有两个养殖场,智能化工厂温棚68幢,鳄鱼数量超过5000尾。

  据生物学家考证,鳄鱼是恐龙的孪生兄弟,是迄今发现的最原始的两栖爬行动物,被称为“龙的活化石”。鳄鱼的寿命长达150年,体内物质具有显著的保健和药用功能。一般商品鳄,需要至少3年的饲养期。

  在顺利公司基地的3号温棚内,湖北日报全媒记者看到数十条鳄鱼枯木般静静地卧在驯养池中。“这是暹罗鳄。”华告说,暹罗鳄一般不会主动人类。

  与一般养殖户不同,华摸索的是一条集鳄鱼养殖、加工销售、休闲观光于一体的全产业链道。

  2014年,华在武汉东湖高新区生物城注册成立湖北鳄宝生物科技研发有限公司,同时在广州组建分部,从事鳄鱼肉、油、骨、内脏加工技术的研发和鳄鱼皮鞣皮工艺、皮具制品工艺的研发与销售。目前,顺利公司除拥有3项发明专利,还申报了4项实用新型专利,并已成功备案了鳄鱼蛋白肽、鳄鱼血和固体脂等19种产品企业标准,与广州、武汉、、大连等地的保健品、化妆品、食饮品生产加工企业结成合作伙伴。

  华透露,2016年,公司完成销售收入2800万元,实现利润1100万元。目前正筹建鳄鱼生态产业观光园,力争打造多位一体的鳄鱼生态观光产业新模式。

  走访中,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发现除了技术、市场、产业链打造,人工驯养野生动物还面临身世易受到质疑的尴尬。

  黑斑蛙,野生青蛙的一种,省重点野生动物,也是国家有生态、科学和社会价值的“三有”野生动物。因其肉质细嫩、高蛋白、低脂肪,一直是人们餐桌上稀缺的美食。武汉市黄陂区黑斑蛙养殖户陈雄伟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自己每次跟客户谈生意时,都会携带农业部、国家林业局颁发的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经营利用许可证以及“图标”,“现在人们生态意识强了,都知道青蛙是益虫、不能吃,不说清楚一点,我们养的黑斑蛙卖不出去的。”

  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处副处长雷文涛表示,养殖户想要证明自己驯养的野生动物拥有身份,必须随身携带相关证件。不少市民对人工驯养的黑斑蛙持谨慎态度,说明一方面对野生动物的意识增强,另一方面,对人工驯养野生动物产业还不够了解。

  野生动物是一项宝贵的自然资源,在自然界里的增长是有限度的。依法有序地开展野生动物的人工驯养繁育,可减少野外资源的消耗。

  最新修订的《野生动物保》总的原则是优先、规范利用、严格监管,明确利用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应当以人工繁育种群为主,明确可以通过调整国家重点野生动物名录,将养殖技术成熟稳定的一些人工种群移出该名录,实行与野外种群不同的管理措施。

  今年7月,国家林业局发布了《人工繁育国家重点陆生野生动物名录(第一批)》,将9种人工繁育技术成熟稳定的野生动物(包括梅花鹿、马鹿、虎纹蛙3种国家重点野生动物和鸵鸟、美洲鸵、大东方龟、尼罗鳄、湾鳄、暹罗鳄6种从境外引进、按照国家重点野生动物管理的陆生野生动物)纳入其中,相关单位将凭专用标识开展出售、购买和利用活动,避免非法来源野生动物产品流入渠道。养殖户从事野生动物养殖,只要种源,符合动物防疫条件,一般都能获得的许可与支持。

  省野生动物救护研究开发中心副主任李勇表示,我省野生动物驯养繁殖业整体发展水平还不高,上规模的企业有限,产业链过窄过短,在整个林业产业中占比较小,未来结合区位优势、资源优势,还有一定发展潜力。

  他举例,近两年人工驯养繁殖黑斑蛙的技术逐渐成熟,不少养殖户都在尝试“稻蛙共作模式”。“已有研究单位关注此事,正在研究水稻栽植密度和黑斑蛙投放量的最佳配比。”对于其市场推广,他可以借鉴绿色有机农产品推广途径,“除了在产品包装上进行专用标识外,还可以来个二维码,消费者用手机轻轻一扫,就能了解相关养殖信息,放心购买。”

  据了解,在省野生动物救护研究开发中心的指导下,我省现已成立梅花鹿产业联盟、蓝孔雀产业联盟、黑斑蛙产业联盟,为企业以及养殖户搭建交流平台,提供相关服务。

  国家农业部、国家林业局分别是全国水生野生动物、陆生野生动物的最高主管部门,分别就驯养繁殖水生野生动物、陆生野生动物做了不同。2003年国家林业局颁布通知,明确梅花鹿、貉、银狐、北极狐、野猪、绿头鸭、环颈雉、火鸡等50多种陆生野生动物的商业性经营利用驯养繁殖技术成熟。按照我国有关法律法规,依法具有驯养繁殖资格的可以从事野生动物驯养繁殖和经营。

  出售、收购、利用水生野生动物或其产品的,必须经省级以上渔业行政主管部门审核批准,批准程序与驯养繁殖的批准程序相同。审批机关在批准驯养繁殖、经营利用以及重要的进出口水生野生动物或其产品等特许申请前,应当委托国家濒危水生野生动物科学委员会对特许申请进行评估。评估未获通过的,审批机关不得批准。未经许可即从事水生野生动物的驯养繁殖、运输、经营管理视为违法行为,应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目前驯养繁殖水生野生动物较为常见,特别是对大鲵的人工驯养繁殖,即娃娃鱼。

Power by 建站之星 | 美橙互联 版权所有